熵一资本 · 相知相长
首页 > 熵一动态 > 公司新闻
海外基金的构建与管理(干货)
日期:2017-10-31  

2017年10月30日在北京隆重举行“2017第四届对冲基金中国年会”,汇聚了来自对冲基金行业顶级投资人、投资机构、基金管理人共同探讨行业发展前景。本文根据熵一资本总经理周志彤先生在“设立离岸对冲基金的最佳时间及对冲基金的构建与管理”主题论坛上的演讲进行整理。

 

 主持人:我们的主题是设立离岸对冲基金的最佳时间及对冲基金的构建与管理,通过SPC设立对冲基金母基金。请周总先简单自我介绍下,公司提供哪些服务和产品组合,产品又有哪些与众不同的地方,您可不可以说下您海外基金的成长过程?

       

周志彤:我和其他嘉宾不一样,他们来自卖方,而我来自于买方。熵一资本在国内属于比较早期、为数不多的从事全球宏观交易策略并走出国内的私募基金。我们在海外已经建立了我们的美元基金,在香港建立了我们资产管理公司,所以我很高兴今天有机会和大家分享国内的私募对冲基金走向海外,会考虑一些什么样的问题以及我们的一些经验。我想从对冲基金的自身角度来谈,我们也正在实践中……

 

一、为什么要走出去?这个问题是对冲基金来说至关重要的。在香港当我们和很多一些大陆已经走出去的对冲基金的基金经理和CIO沟通时,才发现海外的市场、投资者、监管之间是不一样的,这个问题,需要从几方面来思考:

 

1. 策略的需求:

对冲基金的策略是否一定要走出去?我们熵一是做全球宏观交易的基金,这个策略就决定了我们必须要走出去。我们是宏观策略,若在中国国内市场实现我们宏观的观点,可选择的投资标的、市场、工具非常有限,我们必须要走到海外去寻找更多的标的、工具,来表达我的宏观的观点。在香港遇到一些国内的基金是做量化的对冲基金,他们想前往海外做股票的量化,然而在国内可能会获取不错的收益,在海外几乎没有可能,国外这类市场已经太成熟了。

 

2. 工具的选择:

因为我们覆盖的是全球市场,我们就必须要去寻找全球市场的投资标的。我们会用很多复杂的工具,包括期货、期权、掉期,我们涉及的资产领域比较广阔,所以从海外来说,我们从一个大的宏观的观点去做一些配置,甚至对冲一些风险,容易达成我们的目标。

 

3. 规模的影响:

某些策略在国内的市场已经达到了饱和的状态,而国内的市场容量有限,必须在海外进行拓展。

 

从以上三个方面进行考量,是否需要走出去。

 

二、去哪里?

1. 政策的匹配:需要去详细了解你目标地的相关政策,包括签证政策、税收政策、劳工政策……很多国内的基金做的很好,且对国内的市场、监管标的是熟悉的。一旦走出去面临的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市场,对投资都会带来扰动。

 

2. 是否拥有与基金相配套的成熟的产业环境:当我们想要走出去建立一个桥头堡,是有很多种选择的。比较便捷的是香港、新加坡。不同地理环境下形成的地域文化、法律政策均不相同。我们通过实地考察、面对面交流、比较和审慎的考虑后,选择了香港。不同的投资环境配套的产业链不同,成熟度也是不同的。

 

三、什么时候走出去?

对基金策略的业绩波动要有周期性的判断,这是很多的基金公司都容易忽略的问题。一个策略决定了在不同的周期里,会有可能面临不同收益的表现。建立了海外基金后,会有很多机构主动的、被动的去跟踪和关注,这将会决定基金未来发展的关键。前2-3年的表现是尤为重要的,这2-3的表现会决定你今后,你的基金是否能够快速的成长。比如股票基金,它自身就有一个非常好的周期性的表现。如果在过去2-3年,在香港或者是在新加坡你如果建立股票基金,不管哪一种策略类型,若标的都是海外的这些股票,表现一定差不到哪去。但是过去如果是基于一个CTA策略在海外,就不一定理想了。不同的资产在不同周期表现截然不同,所以要选择契合的时机去实践。

 

四、谁来做?

是否拥有一支与走出去相匹配的团队?需要与走出去相匹配的人才:从业务人员、中后台人员到销售人员。你的团队或者你将建立的团队是否有能力来实现这件事?是否能找到一些和你非常融洽的合作伙伴来配合你运营这件事?若是在香港建立的话,又是否能找到一位和你的策略及各方面管理能够默契的RO?这又是一个关键。

 

五、怎么去做?

1. 基金架构:

挂靠和独立意味着你这个基金未来你在海外的发展,你的预期可能又是不一样的目标,所以需要提前明确这一系列的问题,然后你的整个的方案与路径它慢慢的就清晰了。

  • 独立的架构:如果选择独立建立,需要考量是单一架构还是母子架构。如果是一个单一的架构,作为行政管理人收一个就够了。如果是一个母子架构,其实母和子都是同一个基金,但是从行政管理来讲是收你两道费用,成本就不低了,如果没有美国投资人,这个钱是打水漂的。

  • 挂靠:如果选择挂靠,可以选择挂靠一个声誉佳和服务平台优质的平台。

 

2. 技术支持:

我们在国内比较超前的就建立了我们自己的中后台核心IT系统。目前在国内,在投资专业方面的一些系统支持还是比较薄弱的,往往更注重交易端,可以做出很极致的交易系统,但是我们在OMS、RMS、PMS其实都比较弱,我们强的是EMS,所以当国内的基金真的要走出去,必须要建立这么一套完整的交易、风控、管理系统,但是这一套系统完全要建立不便宜。所以大家有很多种选择,可以选择挂靠一个平台,从小型企业学习后再独立出来,这是一种非常好的选择。当然如果一开始就能够有较大的规模,就可以自己独立去做。因为我们积累的比较好,基本上我们可以把这些做好。

 

3. 寻找合适的合作伙伴:

需要寻找很多的合作伙伴,比说法律、税务和行政管理人等等,这些找齐了就可以做了。一旦走出去,其实你们会面临着市场环境、投资环境、监管环境和中国是有巨大差异的。我们熵一的整个投资团队在海外有十几年的更长的投资经验,所以我们能够非常好地去处理和实现。还有一点也很重要,与很多的国外交易所进行市场关系维护,因为很多你将要投资的标的,它的市场的规则和国内是截然不同的,我今天看见CME(芝加哥商业交易所)的朋友王总也在会场,我们和CME之间一直都保持着非常密切的合作关系,当然也包括CBOT(芝加哥期货交易所)、LME(伦敦金属交易所)、SGX(新加坡交易所)等交易所,这些才能够保障今后在海外的整个基金的建立的顺畅和投资成功。

 

在海外基金的建立过程中,我们算是比较顺利了。因为之前的准备工作比较充分,把这些问题考虑的特别清楚,其实我们做出决定到建立整个过程也有两年的时间了。